紀伯湘bella

冥冥之中,我們的緣份被牽在一起

#奇妙姻缘 #奇妙姻緣
第不知道幾篇😂😂

“啊~好舒服,我也先去睡啦!夜猫”诗说完就启动梦游模式走回房间。
--
“咕咕…咕咕”“嗯?咕咕鐘?來這麼久了都沒發現,真是對不住了…唉,12點了啊!”鈴待在沙發上發呆,一轉眼就12點了,果然是夜貓。
“哈~”鈴不禁意打了一個大哈欠,眼角含淚,呼呼睡去…
--
“噁!啊~喝茫了…”小凱不知為何跑到了鈴他們的房間“冰箱…冰箱”
啊!原來是在找客廳啊。
“喝個水,解解酒…嗯…噁!”小凱從冰箱直接找了一瓶不知道是啥的液體,就喝下了,喝的難受而且猛打嗝
--
“誰啊?”鈴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叫著,因為一些聲音被吵醒,無奈“到底啊?”鈴見無人回應,上前尋找聲音的源頭。
--
“嗯~怎麼感覺怪怪的,好熱,天啊”
小凱熱的折騰,開始脫衣解扣,最後癱在地上。
“那個是?啊?小凱?!”鈴循著聲音來到冰箱前,居然看到的不是小腿而是小凱整個人都在詮釋著驚訝“小凱你咋了!怎麼衣衫不整啊?你該不會…被…劫色了?!”鈴上前扶著小凱,疑惑地盯著小凱…“嗯~我好熱,救我”小凱終於說話了,手上握著剛剛喝的不明液體…“這什麼?”鈴拿起小凱手上的瓶子,瞪大了雙眼“春…春…春藥!”鈴看了上面的兩個字立馬丟了!
拜託,這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啊!
“小凱,你剛剛是不是喝他了?”鈴惶恐的問著“而且喝了一大半…對嗎?”“嗯。我以為他是水,就喝了…”
“唉…走啦,回你房間”鈴二話不說就把小凱扛在肩上,不料“啊!”鈴和小凱雙雙落地,兩個人疊在一起,鈴壓著小凱,頭趴在小凱的胸…“呃,那個,對…對不起,快…快起來吧!”鈴試圖起身,卻被小凱壓回去,一個起身成了冰箱咚…
好笑的名字😂
“你…”小凱欲言又止,眼神從鈴的雙眼逐漸向下鼻樑,直到嘴唇,停下了“唔唔唔…”鈴雙眼瞪大,想說話卻又說不出口,因為被堵住啦!
所謂激吻纏綿,春藥啊!小凱越吻越入迷,越深入,兩舌交錯,唾液呢…不知道流到哪了…“哼!嗯…唔”鈴死命掙扎,估計是春藥太強野性大發,這次怎麼推都推不掉…『不行了…我我我要缺氧了…』鈴心裡忐忑,深怕被這麼一吻斷氣。
“呵…呵…呵…”小凱鬆嘴,喘息著,鈴也不例外。鈴慢慢抬起頭,看著小凱的眼神,他的眼神裡全是殺氣,看來今晚她逃不過了。
小凱甩甩頭,完了!剛剛那個只是春藥的小反應,這下完全變野獸了…
小凱慢慢靠近,鈴沒有退路,緊緊依靠著冰箱,伸出手,阻擋小凱,閉緊眼睛。小凱任鈴的手碰觸自己衣衫不整露出來那傲人的身材,持續前進…鈴撇過頭,不敢面對面前的這個人,小凱突然襲擊,往鈴的脖子下手,每一吻都很重,草莓的存在,在所難免
“呵~嗯~”鈴已經壓抑不住了,抓著小凱的肩膀和頭髮,陣陣聲吟,傳入小凱耳裡,下手就更重了…

@啊!讓我好好休息會兒,污啊污啊

#奇妙姻缘 #奇妙姻緣
/11月28日晚/
“耶!乾杯!”某個酒店包廂裡傳出一陣陣歡呼聲,可見,是多麼快樂…
“呀!今天好不容易,終於成年啦!”王源舉杯慶祝表示要在乾一杯“唉~是成年了,但是我們千璽依然只能喝果汁啊…”小凱默默地挑著眉調侃千璽“別說了,要是喝不夠,明天再來!”千璽不喜歡被調侃,不停啜飲著他的果汁,一杯又一杯。
--
“哦噁…”小凱不禁意的打嗝“哦!你夠了!”千璽捂著自己的口鼻,因為小凱渾身都是酒味,打嗝出來的也是十分濃厚“走啦走啦!兩位姑娘還在家裡等呢!”王源醉醺醺的勾著小凱的頸,慢慢站起來“哎呦喂!等會兒,疼啊!”小凱推開王源,一手招攬著千璽,讓他扶自己起身“喝這麼幹嘛啦!”千璽拍拍小凱的背,和王源一起把小凱拉起來。
--
三個人戴上口罩,包得緊緊的,走到外頭…“喂,胖虎,來載我們一下吧!我們在酒店門口,嗯,好,麻煩了”千璽默默的拿出手機打給胖虎,依然謙虛有禮不失霸氣。
--
三人上車之後,就一路睡回家…
叮咚~響亮的門鈴在寧靜的黑夜裡簡直讓人暴怒…
“誰啊!三更半夜的!”詩不耐煩的上前應門,打開驚見二隻睡呼呼的醉人“鈴呢?叫他一起來幫忙,這兩個睡死了!”千璽慢慢的爬出車“鈴~來一下啦!”詩驚聲尖叫,因為千璽突然把王源堆到身上,又重又臭“嘿咻!王源交給我吧!你去幫千璽”鈴下樓一看見,就立馬把王源背到自己身上,雖然重了點兒,但是算輕鬆的。
--
“哎呦,半夜還折騰人哪!”詩到客廳,開了冰箱,拿了冰水就開始猛灌,還不停的給自己捶背“你就別叫了!當初不知道是誰大聲同意他們去喝的啊!”鈴則是躺在沙發上,與詩鬥嘴“我,先去睡了!”千璽不想攪入戰局,默默飄回房間…“啊~好舒服,我也先去睡啦!夜猫”诗说完就启动梦游模式走回房间。
--
@哈哈,要开学了,作业还没写完昂昂

#奇妙姻缘 #奇妙姻緣
第三十八篇「時間快轉」
隔天…
「哎呦喂阿!」小凱完全黏在床上起不來,昨晚的撞擊,讓他使不上力,腰酸背痛疼死了「王源!千璽!你們在哪?來幫我一下啦!」小凱欲哭無淚的叫喊著,無奈撫摸著自己的屁股,os道『吼,怎麼會有女生這麼粗魯,就這麼一彈,疼個三天三夜都還不夠』
「嗯哼,他們都在樓下吃早餐了,快起來!」鈴不耐煩的一把將小凱的棉被往下扯,丟在一旁,準備走人。
「欸欸欸欸欸,等等,我起不來阿!幫我…」小凱一臉痛苦的像鈴伸出手求助「真拿你沒辦法」鈴雙手緊緊抓住小凱的手,奮力一拉,把小凱給拉了下來。
「像個老人似的…走啦吃早餐!」鈴二話不說轉身走人「真是…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阿!哈哈,算了,遲早會讓你知道的…嘶~哎呦」小凱彎身駝背進了浴室,洗漱起來,不停的揉著自己的“傷處”。
/快轉嚕/
「很抱歉各位同學,尤其是鈴跟詩,那位新同學不來了,有做歡迎準備的同學們,可以不用了,謝謝你們」最後一節課,老師宣布了驚天動地的事實,大家期盼已久的同學“琴”,居然放了全班鴿子,不過大家今天議論紛紛的話題也得到了解答「那今天就先這樣,下課吧!」
--
「我就知道他不會來,我完全沒有準備」詩一臉驕傲不削「嗯,是阿!」鈴黯然失色的將歡迎刊版偷偷藏起來,但其實千璽不小心看見了「嗯,好吧,我們回家吧!」千璽拍拍鈴的背說著。

/但是到了高三那一年,每個人都是成年人剛剛滿十八歲的浮躁成年人,然而約定還沒結束,仍然持續著/

@哇,應該有一個月沒更文了,不好意思餒
林姿伶,林婌华,Tan Cheryl,吴美仪,張媄晴
我複制了我的小說🤣🤣

#奇妙姻缘 #奇妙姻緣
第三十八篇「時間快轉」
隔天…
「哎呦喂阿!」小凱完全黏在床上起不來,昨晚的撞擊,讓他使不上力,腰酸背痛疼死了「王源!千璽!你們在哪?來幫我一下啦!」小凱欲哭無淚的叫喊著,無奈撫摸著自己的屁股,os道『吼,怎麼會有女生這麼粗魯,就這麼一彈,疼個三天三夜都還不夠』
「嗯哼,他們都在樓下吃早餐了,快起來!」鈴不耐煩的一把將小凱的棉被往下扯,丟在一旁,準備走人。
「欸欸欸欸欸,等等,我起不來阿!幫我…」小凱一臉痛苦的像鈴伸出手求助「真拿你沒辦法」鈴雙手緊緊抓住小凱的手,奮力一拉,把小凱給拉了下來。
「像個老人似的…走啦吃早餐!」鈴二話不說轉身走人「真是…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阿!哈哈,算了,遲早會讓你知道的…嘶~哎呦」小凱彎身駝背進了浴室,洗漱起來,不停的揉著自己的“傷處”。
/快轉嚕/
「很抱歉各位同學,尤其是鈴跟詩,那位新同學不來了,有做歡迎準備的同學們,可以不用了,謝謝你們」最後一節課,老師宣布了驚天動地的事實,大家期盼已久的同學“琴”,居然放了全班鴿子,不過大家今天議論紛紛的話題也得到了解答「那今天就先這樣,下課吧!」
--
「我就知道他不會來,我完全沒有準備」詩一臉驕傲不削「嗯,是阿!」鈴黯然失色的將歡迎刊版偷偷藏起來,但其實千璽不小心看見了「嗯,好吧,我們回家吧!」千璽拍拍鈴的背說著。

/但是到了高三那一年,每個人都是成年人剛剛滿十八歲的浮躁成年人,然而約定還沒結束,仍然持續著/

@哇,應該有一個月沒更文了,不好意思餒
林姿伶,林婌华,Tan Cheryl,吴美仪,張媄晴

第三十七篇[尴尬]
#奇妙姻缘
「哎呦喂,看你口吃成这样,肯定做了坏事儿吧!」诗用着看好戏的口吻,窃笑,侧着脸看着小凯。
「不是!我能…对他做什么事情啊…」小凯前半段激烈反驳,可,说到后头却心虚了。
「好好好,我不闹你了,行不?你帮我把他抬到房里去吧,我一会儿就跟上了!」诗向小凯挥了挥手,就转身进厨房,弄吃的去了。
「呃嗯,好」小凯心里默默叹口气,迅速的将铃抬回房了。
【小凯坐在床边,慢慢的将铃放在床上,帮她把棉被盖上】
「这也晕太久了吧!说不定是假的」小凯看着铃,怀疑着「我知道了!我来测试一下就行啦!」小凯渐渐的将脸靠近铃。
【小凯的气息抚在铃的脸颊上,突然铃感觉的脸颊有一点湿意,原来小凯所谓的测试已经开始了,小凯默默的伸出舌头舔了铃的脸,看着没反应,就更变本加厉,开始帮铃“洗脸”了】
「嗯?!什么!」铃醒了,看见了小凯正起劲的帮她“洗脸”吓着了「王俊凯!你在做什么!喂!嗯……!」铃想要把小凯推开,反而推不动,口又被封住了!
【铃双眼瞪着小凯,小凯却毫不理会,一脚从门边跨上了床,一整个压在铃身上,当然,嘴停不了,铃也慢慢的没有力气抵抗,任由小凯吸取自己的灵魂…铃禁不起小凯投来的感情,嘴巴张开,铃终于没有蛮力抵抗,配合小凯缠绵激吻,两人之间天衣无缝,两人嘴对嘴又开又合,几乎感觉停不下来。】
「呜嗯!」铃突然想起了对王源跟千玺的承诺,一把坐起,不小心把小凯弹飞了。
「哎呦!嘶……喔!好疼啊!」小凯被弹飞到了床下,屁股着地,疼的唉唉叫。
「发生什么事了!」诗从楼下飞奔上来「刚刚我听到好大声的声响欸!」诗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的小凯,似乎明白了这件事。
「呃呃呃,我,是我不小心跌倒的啦,没什么大不了的,呵呵」小凯赶紧从地上爬起来「那我先走了,拜」尴尬的跑了出去。
「喔,你们,吼!」诗对着铃,窃笑。
「我们没事!!!」铃激烈的回应诗,马上把自己用棉被盖了起来。
「那,好吧!」诗不在意的走向客厅,吃着自己煮的东西边看电视。
@又是几天没有更文啦!
林姿伶,林婌华,Tan Cheryl,張媄晴,吴美仪

第三十六篇(談判總結)
#奇妙姻缘
「好的,我來說一下,你們就想辦法說服我,你們放心,不會有其他人選,所以加油嚕」鈴,私自下了結論,畢竟剛剛的水球大戰,太累了。
「你也太……」小凱欲言又止,他突然詞窮了。
「好,我接受,我會好好表現的」千璽十分有自信的說著。
「嗯嗯,反正我現在是單身,大家都是我的好麻吉,你們就做自己就好,像千璽,你就太嚴肅了啦」鈴默默吐槽千璽,畢竟千璽的個性本來就不是那樣子的阿。
「是阿!千璽跟我們在一起的時候,多麼的放飛自我啊!」王源拍拍千璽的肩膀,竊笑。
「王源阿,你是不想活了嗎?」千璽的手默默伸了過去,抓住王源的肩膀,瞪他。
「好了,你們別鬧了」小凱有氣無力的說。
「好了你們加油吧!我要去找詩了,她一定在等我,加油吧!」鈴說完,默默走到門前,握住門把,開門,不到一半,就被叫住了。
「鈴,你就這麼走啦!我怎麼辦呢?你不是說…」小凱說到一半嘴巴就被從門邊飛奔回來的鈴堵住了。
「你跟我出來!你個大嘴巴!」鈴二話不說馬上把小凱拖出房間,手依然堵著。
「哎呀,幹嘛呢?!」小凱被拖出房間,立馬就把鈴的手撥開。
「哎呀,說好的看表現你急什麼?」鈴生氣的說,不明白小凱想做什麼。
「不急,你就被搶走了啦!」小凱撒嬌著,希望鈴能夠收回聖旨。
「夠了噢!在這樣就真的沒有你了,我走了,再見!」說完鈴立馬轉身拔腿就跑,可惜又被小凱拽了回來。
【兩人,親上了!鈴想掙脫,但是小凱把鈴捉得緊緊的。雙唇微張,纏綿激吻,鈴守不住了,舌頭伸進她的口中,持續纏著,鈴禁不起,昏過去了,小凱機警的抱住,險些重心不穩跌倒,好在穩住了】
「欸欸,醒醒!」小凱企圖搖醒鈴。
「我…我…我要回房…」過沒多久又昏過去了。
「真是的」小凱公主抱的形式走回女房,路過客廳的時候…
「欸欸,鈴怎麼睡著了阿?」詩看見了小凱和鈴,關心道。
「呃呃呃…這個…我…其實是…」小凱不知道如何解釋,口吃中。

@嗨嗨,凌晨更文,我好無言
林婌华,林姿伶,吴美仪,Tan Cheryl,張媄晴

第三十五篇《严肃大事,谈判》
「臭王俊凯,还不放开我!」铃生气的双手握拳槌着小凯。
「等会儿就会放你下来了」小凯无奈的回答,任铃继续打着。
【铃就这样被带到房间去了,而王源和千玺,也早就坐在床上等候多时】
「好了好了,这不就把你给放下了吗?」小凯揉揉自己被打的地方,抱怨着。
「说,你们要做什么?把我抓来这儿!」傲娇的铃完全不理会小凯,逼问着在场的人。
「铃,说说看你现在心里是住着谁吧…」千玺开口了,他淡定的说着,也时不时偷瞄一下王源的反应。
「老实说我也不知道,你们都对我很好,我…我是真的不清楚也不明白我自己…」铃低着头不敢直视任何人,害怕让任何一个人伤心难过,包括自己。
「我只能说,你心里是把我当成好朋友,并不是所爱的人」王源说话了,简单的一句话刺伤自己的心,却不表现出来,只是冷冷的看着铃。
「王源,我很了解你,我的确是把你当作好朋友,我知道你不想失去我,其实可以不必勉强自己说这种话的阿…」铃,试着安抚王源,将手放在了王源的头上。
「我们分手吧,我们做好朋友,好哥们也行」王源含着泪水,努力挤出笑容,劝着铃。
「如果分手了,你会变得更好,我愿意」铃也以甜笑回馈给王源「不过,你要是后悔了,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,觉得如何?」铃笑着诉说,不希望把话说死,伤害到王源。
「好,即使分手了,我还是有权利追你!」王源擦了擦眼泪「我会继续努力的!」握紧拳头,卯足了干劲的王源,抱了一下铃。
【两人相互拥抱安慰,抱了大约一分钟】
「嗯嗯嗯!你们别太过分阿!」小凯清了清喉咙,不怎么高兴的说。
「别扫人家的兴,待会还得继续呢!」千玺频频打枪小凯。
「所以,你们把我抓来,是要我找下一个男友吗?」铃带点不削和疑惑的口气问着。
「要这么说也行…呵呵」小凯尴尬的笑着。
「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我先让你们自己来争取吧!」铃有点顽皮的说「如果,你的表现好的话,说不定我会喜欢上你们其中一个人」铃带了点调侃的语气口吻,困扰着每一个人。
「据我所知,我们所有人都把初吻给了你,而王源把你的初吻拿走了…」小凯说到后面越来越不开心,越来越沮丧。
「蛤,不是你吗?」铃惊讶的瞪大双眼。
「那天在保健室,我亲了你」王源在旁边害羞的说,而且心虚了。
「哦哦哦…原来如此,就是你阿!」铃默默的点点头,了解了。

@欸,我又来卖关子啦!
#奇妙姻缘
林姿伶,林婌华,Tan Cheryl,吴美仪,張媄晴

第三十四篇「這是典禮?」
「典禮開始,各就各位…預備…開打!」精靈歇斯底里的大吼,隨即躲到衣櫃裡了。
「欸欸,兩位,別愣在那兒,快來玩吧!」王源對著詩和鈴喊著,一邊拿著水球砸千璽。
「哎呀,你別光打我,你旁邊還有別人啊!」千璽不甘心的反抗,往王源身上也砸了一顆。
「我來我來!」詩,一說完,兩手一顆水球就往小凱身上砸。
「你敢砸我!看你是找死啊!」小凱不甘示弱的吼,就從水桶里拿了一顆水球,準備砸下去……
「我就不信你敢砸。」鈴飛速的衝到詩前面,擋著「你來啊,如果你有勇氣的話」鈴開始挑釁小凱。
「你可別後悔~」小凱一把抱起鈴,就往房間去。
「喂喂喂,你要帶我去哪?王俊凱!停下來!」鈴不斷的掙扎,拍打著小凱。
「千璽,我們走吧~」王源見狀,拉著千璽,走捷徑去房間等候。
「好,那詩……」千璽點點頭,指著跳得很起勁的詩。
「沒事兒!叫精靈照顧就行了!我們快走」王源隨便應付一下千璽的問題,就把千璽拉走了。
【過沒多久之後】
「欸?人呢?都去哪了?」詩心裡一萬個不明白「好吧,都這個樣子最好,這裡就是我的啦!」詩歡呼著,結果玩沒多久就累了,睡著了。
「各位玩的還愉快嗎?水球迎接典禮已經結束囉,要進行下個項目了!」精靈小心翼翼的從衣櫃出來卻不見任何人…「大家肯定都知道後來的節目娛樂了,我就不打擾啦~呵呵」精靈以為大家都去準備了,所以就沒有做任何動作,只是默默的飛回衣櫃。
【此時此刻,千璽和王源早已抵達房間】
@鼓起勇氣打小說,嘻嘻
#奇妙姻緣
林姿伶,林婌华,Tan Cheryl,吴美仪,張媄晴

第三十三篇(浪費時間)
“請問~你要道歉嗎?”鈴眼神開始死死的瞪著小凱,帶了點兇狠的語氣說著。
“對啊對啊…”詩等的也有點不耐煩了。
“道歉吧~別浪費時間”千璽戳了戳小凱,拿出老舊的懷錶,亮出時間給小凱看。
“啊啊啊啊啊~真是的,我都起床第二次了!還沒開始玩阿…”王源在沙發上打鬧,處處抱怨,畢竟他不喜歡撲克牌。
“王源別鬧了!”鈴對著王源大吼,眼睛依然死死的盯著小凱。
“……對…對不起,我繼續睡~”王源用顫斗的聲音說,立馬躺下,一動也不敢動。
“所以,你要說了嗎?”鈴盯著小凱,放柔語氣說。
“蛤?說什麼?”小凱其實從剛剛就進入夢鄉,完全不知道鈴在說些什麼(畢竟張口睜眼睡)
“我…………槽…”鈴罵出來了,他可是從不講髒話的,可是他真的暈倒了,敗給小凱。
“喔喔,道歉啊~對對對,我要道歉”小凱聽見鈴說出了不雅詞彙,才赫然想起“鈴對不起,千,對不起,是我太激動了,不好意思,請你們原諒”小凱非常有誠意的站起來九十度鞠躬道歉。
“好,我接受”千璽摸了一下自己的背,原諒小凱。
“嗯,我也是,我們繼續吧~”鈴笑了,而且笑容十分甜美,開始整理自己的牌。
“呃呃…各位小主們和少爺們,那個,該準備了,馬上就要典禮開始了~”精靈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,因為打擾到主子們了。
“可惡……”鈴不怎麼高興的收拾牌。
“嗯……都是凱啦!浪費時間”詩氣得嘟起嘴,走向沙發。
“唉……”千璽也忍不住嘆氣,走出房間。
“呃呃呃呃呃呃…”小凱也跟著出去,十分尷尬。
“欸欸,王源起來了!”詩搖著王源。
“哦,可以起來了嗎?”王源立馬從沙發上彈起,衝出房間。
“這些人…”詩無奈的搖頭,看向鈴。
“好了,走吧~”鈴說著。
“這麼快?好哦,我們走!”詩疑惑的說。
兩個人手牽手走出去……

@我忍不住,還是打了小說
林婌华,林姿伶,Tan Cheryl,張媄晴,吴美仪
@没有标到的不好意思,我也不知道有谁,可能要再早一点,跟我说
#奇妙姻缘

第三十二篇(一模一樣的鬼混)
#奇妙姻緣
“我們繼續玩吧~”鈴從沙發那回來了,往詩身邊坐。
洗牌發牌中……
“欸欸,千,好牌啊!”小凱興奮的大叫,狠狠的拍了一下千璽的背。
“噗!咳咳…你是想讓我死,才高興嗎?”千璽本來在喝水,被這麼一拍,全噴了出來,不料,噴在了不該噴到的人身上。
“那我到要問問你,你是想讓我不用參加典禮了不成?”鈴,眼裡滿是怒火,狠狠的瞪著千璽,站了起來“我要去沖個澡,精靈~”轉身走向浴室,把門關上,把禮服直接脫了往外丟。
“哎呀呀~我看不見啦!”精靈好不容易找到了鈴,正要開口問什麼事,就被禮服埋住了。
“幫我把衣服弄好,謝謝你”鈴打開蓮蓬頭,開始沖澡,聽見了精靈的喊聲,說道。
“好的,我馬上用好”精靈聽見了立馬回到衣櫃裡處理禮服。
桌遊這裡…………
“呃…那我們還要玩嗎?”詩帶了點尷尬語氣說著,順手玩弄了一下他的牌組。
沉默了一會兒…………
“啊~嗯,睡的真舒服”王源起床了,打破沉默…伸了一個很大的懶腰“你們還在玩哦?”王源迷迷糊糊的邊揉眼邊說。
“是…根本還沒開始玩~”詩,默默的打槍王源的話。
千璽和小凱互看了一會,張開了嘴,楞了一下,又闔上了…他們的舉動引起了詩的關注。
“唉……”詩看了看,長嘆一聲,又進入了沉默。
“嗯?”王源搞不清楚狀況的皺了皺眉頭“那既然如此,我繼續睡好了…”王源轉身躺下,又呼呼大睡了。
“還是我們要先玩個人的…”千璽尷尬的打破沉默,問道。
“嗯…好啊~”小凱回答著。
“我……”詩正要回答時…
“不必了我回來了!”鈴插話了,快步走回座位,在中間坐下…在千璽和詩中間。
“我用好了!小主…你怎麼?”精靈驚訝的看著鈴,雙眼瞪大,眼球都快掉出來了。
原來,鈴換上了比較輕便的白色T-shirt和白色短百褶裙…也把玻璃鞋放在了一旁,穿上白色帆布鞋……(總之就是白色系)
“好吧,我們繼續玩,哦,對了,精靈你幫我把衣服放旁邊就好,以免造成第二次意外…”鈴帶了點諷刺的口氣說著,不時瞪一下千璽。
“對不起,我錯了,但是不只我一個人有錯啊~”千璽無辜的跟鈴解釋,用手肘撞了一下小凱。
“我原諒你,千~我知道還有人沒有道歉。”鈴果斷的原諒千璽,對千璽的眼神也變得溫柔許多,開始等著小凱。

@嘿嘿,今天边上暑辅边打小说,超开心的。
林姿伶,林婌华,Tan Cheryl,吴美仪,張媄晴
/在此说明,如果要标的人,请先加好友/
对,我很霸道,要求别人,就要先做到条件,感谢